Godot

终日驰车走,不见所问津。

触见

以杯水比海水如何能不焦灼呢?可是与其想着,自己是一杯,他人是一杯,随时计较他人与自己的分量,不如去想这海之广阔,恰恰是杯水汇成的。撇开自卑与傲慢,文明本应是个体与个体之间相互浇灌,彼此喂养。观他人杯中水的缺溢,也才知道自己的盈亏。但更重要的是疏通、接纳、汇流,在无限碰撞与荡涤中,知识也更丰盈、清澈、磅礴。整整二十年我都困在杯里,自己同自己较劲,关于水的气味、杂质、密度、浮沉,却只在今夜浮出水面,第一次体味到呼吸的畅快。若你向我伸手,也只在今夜,我第一次触见了你,一如上帝触见了亚当。


入睡前读到海明威,他说每一次写作小说无法进行的时候,他都坐在火炉边,将橘子皮的汁水挤入火中,看蓝色的火焰翻腾,他会看着窗外整座巴黎的屋顶对自己说,“别着急。你以前一直这样写来着,你现在也会写下去的。你只消写出一句真实的句子来就行。写出你心目中最最真实的句子。”


下午和Q外出散步,分明是早春三月,深市却如深秋一般飘起纷扬的黄叶。远处一轮红色的圆日紧贴着高楼的玻璃幕墙,Q连忙拉着我抬眼看,我却忽然想起李白写“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


我知道如果我不从那透明的杯中之井底脱逃,未来的每一日也如昨日,都是我生命中最艰难的日子。回到屋里,我剥开一枚小橘子,却没有将它洒向蓝色火焰。我经由一枚岭南植物尝到了与海明威相似的甜味,仿佛有一轮无限明亮的月亮,拨开层叠的云海向我走来,我忽然无比天真地确信,他们一定是来救我的。

评论
热度 ( 113 )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Godo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