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dot

终日驰车走,不见所问津。

取瑟

我已无可避免地撕裂了。

站在谷的一岸,窥见触不到的

山岚。而对岸是植物与

四季一切暧昧的可能。

你说,诗是瞬间与永恒的通灵

唯有在此地,逃离也成为

一种劳作。

你知道如果没有你,我将

在这烂漫的谎言里 衰竭

成一条线索。

嫉妒也将 在背脊的剧痛里

如山生长。

而过剩的赞美中,唯有美自身

崩溃如雪。所以我才在此处停下

雨水般哀哭,在无数的音符里

窃取了 唯一跳动的那个。

评论 ( 4 )
热度 ( 128 )
  1.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Godo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