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八月会给我好运。

2022-08-11

佩涅罗珀

雨来了,

大地也因此 通体透明。

那些大理石的面孔

身体里 有历史的遗迹。

他们安分地守在屋檐下

存储一次政论、两种阴谋

或是三五件祸事的回声。

多少次我也在梦中游荡其间

与他们分享几例

不成熟的方案。


只是你归来得太早。


不,仓促的不是你。

仓促的是我指尖日薄西山的触觉。

我在白日里织好这一切

又在深夜里销毁

我怕有一天我会衰老,

直至一个不再谈爱的年纪

也怕有一天,我不再爱你。

2022-08-09

秋日在别处

人在城市里生活,其实是很难对节气产生什么概念的。


四年前的八月我第一次来到广东,也是在那一年,我第一次见到海。见到海和感受海不同,“见到”是一种色彩、一种视阈、一种视觉边界的分割,你看到它上下浮动,偶尔碧绿、偶尔澄澈、偶尔蔚蓝,于是知道那颠沛的部分是海,哪怕颠沛的其实是我们。今年我才第一次去到真正的海边,不是隔着栏杆和礁石只能坐在岸上吹咸湿海风的那种去到,而是真正踩在沙滩上,看着脚背如何一点一点陷进沙里。感受海是一种力度的感受,我于是知道那所有的浪都有无限的吸引,我忍不住追着那道白色的边际线走,又被它突然加剧的力道逼着后退。泥沙在我脚下不断被水流蚕食,到最后只余下足弓之下的一握小小堡...

2022-08-09

20220808

朱立元在分析后期象征主义时提到了瓦莱里论证的三种现实存在的象征主义精神,即:

1.追求高于现实世界的丰富心灵世界及其内在生命力;

2.追求一种“创造读者”的自由的艺术创新;

3.反对只写人性的共性与普遍性,重视重建个体精神史;

波德莱尔在《应和》中首次提出象征主义,认为自然界的万物互为象征,而人的心灵与自然界互为“应和”。

而瓦莱里则指出,“诗情”是“一种兴奋和迷醉的心情。……它是由于我们的某些内在情绪,肉体上的和心理上的,与某些引起我们激动的环境(物质的活着理想的),在某种程度上的吻合而引起的。”


谈起“诗情”,其实刘禹锡的《秋词》刚好可以在某种程度上被视作象征主义在东方的一...

2022-08-08

格里高利

整个夜里都在为工作忧愁

心脏如火车驶过的轨道

轰隆作响。

醒来时天花板上空空

灯泡熄了一个

格里高利在我枕上哭泣

他说他不遗憾变成虫子

只遗憾甲壳里

仍然是人。

2022-08-06
1 / 126

© Godo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