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dot

终日驰车走,不见所问津。

知足

雪在退后


一片群山销声匿迹

走清澈的斑马线

路过鱼群

放整块的石头在路边


雪在退后

雪后退成为沙漠

零零碎碎的蝴蝶

一只刺猬翻滚着跑过草场


所有尘埃落定的美梦啊

都分出叶脉  追问每一颗恒星的起落

几时拥有热量

几时鼓舞了海潮

侵袭废旧的城市和古老的

人群  在我手里


秋千似的  荡了几个来回

就停了

2018-10-13

20180929

我想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应该是什么都没有感觉到的。

我甚至记不清楚,跟L和春雨彻夜长谈到底发生在什么时间,这种混乱好像意味着一种记忆的消退,在我重新与C取得联系,重新和春雨在烧烤摊上抽烟,重新与L聊起当下的状态的时候开始回溯。

我突然想到,也许是L本身的丰富在为我过去和她的交谈里反复提供养料,但是这半年里我好像在不断消耗这些东西,就像在剥离这些人来到我生命里原本携带的包裹。

我记得很久之前在路上观看春雨和L,想到生命之间令人惊奇的游离与相遇,他们身上好像各自负有一种向下和向上的力量,不断对抗,不断平衡,不断破裂,不断完整,即使是愤怒、悲伤都是一种有声响的动荡,没有漫长的犹豫来提供撕裂与拉...

2018-09-29

如果他今晚上喝了假酒

如果我不考虑死亡

就有一颗哑弹落进子宫

当我为你讲述塞纳河的时候

你会以为举旗子的人最勇猛


如果我足够贪婪

我就把敌人的理想都和血吞掉

我就咬敲鼓的怪兽

直到他松手


虎皮破裂的时候我失去意识

我的手没有膛线

我的子弹没有牙齿

我走路的脚都不识字

我挥动的旗帜都透明


就干了这杯沙漠吧

放屁的时候就飞出一片绿洲


2018-09-29

我尚有一半的秋日给你

蚯蚓的腹部曾经也是盛满湖水的

在无人窥伺黄昏的时候

一只蜻蜓  点水飞过

我和我旧日的影子一同散步

听她讲述  水如何经由气流

理解了全部的雪的况味

而我因为跌碎了一只眼镜

居然通晓了黑夜  如何降临

我褶皱的影子终于在日落之前

铺展自己  她在离地面几许高的地方

生出了眉眼和鼻子

人原来是懂得呼吸的

懂得收干一整年的积水

在秋天重新给出干瘪却结实的爱意


比如  生锈的伞骨

你仍未睡去的时候  我便说尽了晚安


窗子外面  ...

2018-09-27

孔雀

在长夜里苦闷的人,默不作声的人,阴险狡诈的人,小肚鸡肠的人,等待时雨降临好播种自己的人,依托仅有的支架虚构伟大的人,都可以从现在开始,安然入睡。

生命里一定还有大把无法精确计算的尺度,所以人总无法掌握自己。那些停顿、不知羞耻的呐喊、装腔作势的示威、铺张的喧哗与躁动,总是在这样的时候,人把这些通通砸向世界。

相处与相爱本应该更加简单,人在拥抱时拥有更多的温暖和自由,连交托彼此的手都温柔。而更多的时候,关照与耐心都不被给予,硕果仅存的善意终于落地,却连肥料也不是。

我的原野中没有土壤,只有水泥和高墙。


但这些从来都不该是我掷匕首入你心口的理由,不是我在每一个深夜如同醉酒的人誓死力争的清...

2018-09-17

偷生

你可能不知道我为什么选择写作
比如打翻一只陶罐 放任自流的理由

我是为了目击一次黄昏的落败来到人间的
我是 为了圈养麻雀与湖泊
味觉光荣牺牲 海丢掉舌头
而我来到人间

没有任何神明曾品尝过咸味
我的手心有汗 而你裸露的城市上
积满了盐

你可能不知道我为什么选择
成为流浪的囚徒 一切腐败的语言
都在溃逃时 认清了独行的下场
认清所谓季节 上帝打翻的一碗水

组成我手里的千军万马
一粒打马而过的尘埃

2018-09-05

我们生活在表达之中,而不是为表达而生活。

2018-09-05

我没够到云彩,但并不意味着云彩不存在。

————————————————————

我知道人群往来,驻足停步并花费部分的生命在一些字符上,原本就是对世界极大的怜悯,抑或是世界在怜悯世人。

我并没有在这段停滞中更加广阔,困扰我的雾霭也并未因此稀薄。我始终在行走的囚牢中向外观看,而总有善良的人们递花与我。

这些年反复感念自己的幸运,所遇之人皆温柔良善,同路行走不断予我照顾,粮食与水,或是行人的问候。这些天,看到河流干涸,鸟群迁徙至它处,土地龟裂无物可生,原本滋长的焦虑与恐惧却偃旗息鼓。

在沙漠中席地而坐,不妄想绿洲,偶尔抬头看天上,布满旷野。

亲爱的陌生人,西安今夜,无风无雨。

“我没有够到云彩,并不代表云彩...

2018-09-02

她们站在八月的尾巴上,岛屿的背后是群山绵延。任何沙石都在海水里浸泡成厚重的岩。选择相信一次水的波动,余晖的降临,白色的鸟群飞过海平面,鲸鱼与船上的人都大口呼吸。
过去小心翼翼收集美丽的人,临水观照,也要记得自己有好看的影子。
而我的眼睛,我共生的灵魂,在我半径之外驻扎生长的树,绿色与绿色枝叶相连。
若我能给予你任何的养分,便经由水流、土壤、飞鸟,将我所参与的一切记忆,交付你。
纤细的持久的隐痛,为之流失的生的希冀,尽数被收回到树的缝隙,我并不只拥有这些布满孔洞的叶子,还有三片两片春天,长久地保留给你。


反复在秋天向一棵树讲述春日,并长久陪伴,如同鲑鱼向淡水河流,承诺了深海的盐。

回溯、迁徙、生...

2018-08-30
1 / 24

© Godot | Powered by LOFTER